學校公告:
 

名師工作室
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教學科研 > 名師工作室 > 《江中學刊》 > 正文

漢字書寫的糾結

發布時間:2017-03-01來源:作者:閱讀量:

漢字書寫的糾結

 

姚  瑤

 


最近,國家語委聯合央視推出了很好看的節目“漢字書寫大賽”。更早以前,河南電視臺就舉辦了“漢字英雄”比賽節目,收視率很高。從中我們可以看出,大家對漢語為代表的民族文化是尊重和熱愛的,較之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國人對母語的漠視,對外語的強化這個見怪不怪的現象,此番作為應該算是一個校正。當然我們深知如何維護漢字尊嚴,光大漢字魅力,顯然關乎國家文化的大命題。但就在這些節目中,依然暴露出一個似乎正常卻又尷尬的問題,中學生選手們普遍書寫水平不高,點畫之間無法表現早已成為世界頂尖藝術的漢字之美,甚至可以說,他們的字寫得不好看。

據我的觀察還有一個現象,一些人小時候還被父母領著去上書法培訓班,筆墨紙硯,行草篆隸,有模有樣,似乎一上中學就束之高閣了,而寫字的功夫是不進則退。這也怪不得他們,畢竟太多的練習和考試都疲于應付,那還顧及到須靜心而為之的書法?應試教育的副作用可見一斑。而成人立業,又為生計所迫,也是無心于翰墨盛事,大約閑下來了,比如退休后,才“再續前緣”吧。因此,人們所見到的書法研習者,大抵是少數。誠然,書法藝術是須努力而為的,這需要雅潔的趣味和堅持的功夫,需要蔥蘢的才華和悠遠的情思;而我所強調和擔憂的,是當下國人對待母語、漢字及其書寫的態度和做派;對待漢字,我們都應該有一份最基本的尊崇和愛護之心。何謂文化?這種對美和歷史的尊崇,這種對心靈和現實的觀照,就是一種表現形式。

筆墨樸素,我之所好,幼承庭訓的底子,讓我多幾分生活的趣味;職業所關,把字寫好也是本分。一直以來,我只是傾心盡力,去影響我的學生,紙上有意趣,筆底見風神。一些學校把書法作為文化建設的重要課程,是很有眼光的。書寫,不僅僅是一個現實性的活動,其中葆有幽微的文化氣息,是一份精神存在,靈動多姿,有無窮韻致。

有時我們會感覺到與文字之間的疏離:筆墨的書法很少與日常生活發生任何關系,比如題詞留言,總之是很偶然的因素;網絡的普及,不再寫字的人也不在少數,以致于有人非得書寫而提筆忘字;至于書法藝術,似乎是極少數人的堅持;電腦字庫里出來的劣質字體,充斥著城市的大街小巷,鋪陳在諸多媒體的版面,著實讓人不舒心。

如果將漢字視為一個生命體,它的演化也自有方式,有一個漫長的過程。作為漢字的流變,與書寫工具的變遷大有關系。甲骨文筆畫硬朗挺拔,是因為刀刻在堅硬的龜甲之上;金文筆畫柔韌飽滿,是因為預先制作于模具而后澆鑄而成的結果;隸書最初是刻在竹簡上,后來才用墨寫的,所以轉折提筆間特別有一種雕琢的韻味;至于楷書的中正平和,是毛筆書寫的字形規范的結果,有了毛筆和紙張,書寫就可以追求速度,于是有了草書和行書。還有特別一些的宋體字,它也不是哪一個設計師的個人設計,而是在實踐中,雕版工匠逐漸總結出的一套快速刻字的方法,將楷書變曲為直,從而形成了宋體最核心的造型元素。

眾所周知,政治常常具有最強大的突變力量,在文化或文字進程上亦然。最著名的是秦朝,一道政令,在全國推行“小篆”,是為“書同文”。小篆是由專門的文化人,比如李斯,整理出一種筆畫勻整、便于書寫的新字體。這是中國第一次有系統地將文字的書體標準化。而后慢慢發展,而成定式。在漢字的變化里程里,最深刻的變化發生在上世紀的50年代,國家推行簡體字。當年最早為簡體字進行“整舊創新”的老專家們一直相信,漢字的筆畫少了,就節省了很多時間,是很有價值的。

但是很多人反感簡體字,如有論者認為簡體字的問題不在“不美”,而在“無禮”。所謂“無禮”,不僅是指它抽離了舊文字中蘊含的傳統中國式的情感迂回,更重要的是簡化過程中的粗暴和不講道理,對過去是一種抹殺式的斷絕。僅從視覺造型上來說,六十年前的文字改革是一次極其倉促的重構。這一點,當代的字體設計師們感觸尤深。簡化之后,漢字的框架變得很不穩定,視覺上的邏輯和標準遭到破壞,比如“廣”這樣的字,設計起來簡直是噩夢。它整體是空的,而上墜一點,一種石頭壓迫的姿態,根本站不住,顯得很滑稽。這樣的例子很多,它影響的不是一個字,而是一種文化審美心態。

更糟糕的是,這一次簡化很大程度上切斷了漢字表意的文脈。我們知道,漢字是形音意三維合一的融匯,造字六書是其意義溯源,也是特性歸結。它在漫長的歷史,是豐富的內涵,是寬廣,更是無限的美妙。一個字只是一個字嗎?顯然不是,而是一句話、一個故事,是一首詩,是一程極具意蘊的文化之旅。但簡體字改革是以一種近乎殘忍的方法,讓它返回到單純的符號狀態,只剩下識別的功能。它的寬廣疆界消失了,于我是一種支離破碎的感覺,美麗漢字,又何從再言輝煌?

有學者說,西方的文字從象形文字轉化為拼音文字,是文明的進步,因為信息傳遞的速度和效率都提高了。相比之下,漢字數量龐大,筆畫繁復,難認、難寫、難記;加之一字多音,一音多字,一字多義,一義多字,古今變異,方言俚語等等,的確是非常復雜的文字。所以,有很長一段時間,中國的精英們將中國的落后歸罪于文字的落后,是象形文字制造了我們與世界之間的阻隔,我們應該去除漢字,走拼音化的道路。代表人物就有上世紀新文化運動中的錢玄同等。這種對文字的工具主義態度,本是無可厚非的,畢竟文字最初的發明,就是為了溝通,是實用體,就像工具。問題是,在漫長的歷史中,國人對文字的感情是超越于功能之上的,文化、情感和美學上的意義是漢字宮殿的棟梁與基石。

只有在中國,書法被發展為一種高級形式的藝術。這種藝術不僅限于美學上的概念,而且與宇宙生命相通。有人說,中國人通過書法完成了感知世間一切現象的能力:“點”如高峰墜石,“橫”如千里陣云,“豎”如萬歲枯藤,“撇”似風中竹葉,“走之”如海浪涌來……練習書法曾經是每一個受過教育的中國孩子的必修課程,這些字不僅構成他們今后理解世間萬物的智性基礎,一筆一畫之間還涉及一種作為中國人的核心價值觀的構建。他們從書寫中領悟最初的為人處世之道,所謂“規矩”、“藏鋒”、“欲左先右”……而正襟危坐的坐姿本身,就是學習一種對文化的態度。

在中國,“字如其人”的觀念深入人心。一個人用手在紙上留下一些線條的痕跡,暗示了他生命的某些根本性的特征。自然、拘謹、大氣、局促、柔弱、剛強、端正、嫵媚、靈秀、蒼涼……這些關涉人之情性的詞語,都是在形容字跡的風格,字與人之間是一種異常親近的關系。在西方,一個人的簽名有法律效應,而在中國,字可以映射出一個人的性格、情感甚至種種人生境遇的變遷。正所謂“書,心畫也”。唐代書法家柳公權回答唐穆宗皇帝的話“用筆在心,心正則筆正”,時論為“筆諫”;明代書法家傅山年輕時醉心于趙孟頫的書法,年長意識到趙孟頫的所謂道德問題,就覺得“淺俗、無骨”,從而回歸顏真卿,顏真卿是在平定叛亂中寧死不屈的忠臣。顯然,這里面就是一個文化人格的命題了,而且很深刻。比如我們看正書,比如《董美人墓志》、比如唐人鐘紹京的《靈飛經》,比如明代文徵明的小楷,工致清雅,于是想到了人的性格與情思,甚至隱射我們對自然的感悟、對人倫的認知、對禮儀的尊崇。而觀行書筆意或草書氣勢,則又是別有情味,情緒化的涵義更多。總之,書法真正的核心都是在尋找一種關系,在方寸之間的筆與人的融洽。

另外,中國文字進化史上一個有趣的特點是,君主對文字的特殊興趣。在西方,彼得大帝、路易十四曾專門為自己的政權設計或修改過字體;納粹德國強制推行“具有日耳曼傳統”的“黑字母體”。相比較而言,中國的許多帝王對文字似乎更多抱有一種審美上的興趣,是追隨和景仰。唐太宗李世民深愛王羲之的字,《蘭亭序》就在他的殉葬品之中;宋徽宗的瘦金體獨特別致,乾隆更是處處題字,比如故宮、頤和園、承德山莊,比如那么多的古代書畫卷軸都有那中規中矩而勻凈柔綿的墨跡,盡顯帝王的富貴氣。而現代領袖毛澤東每日放在床邊的書中,就有一本懷素的狂草;孫中山的諸多題字也不錯,蔣介石的種種點畫也算入目。總之他們的題字與饋贈都是翰墨情懷。即使在民間,文字也獲得最為世俗意義上的敬重與親近。以前給老人過壽,會用面粉做出各種壽字。古代的窗戶上,會把字做成窗格。無論多么貧窮的家庭,到了年底,總要貼一副對聯以求喜慶吉祥。一些老人至今相信,有字的紙是不可以隨便丟棄的。比如我母親常說的“敬惜紙墨”。這種對于文字之美自上而下的崇拜,是書法在中國文化中地位如此尊崇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所以,當書寫文化行將消逝時,美國人最擔心的是簽名偽造的問題,而中國人要憂慮的,卻要遠甚于此,因為漢字書寫的文化特質至為重要。書寫時代的結束,標志著人與字之間最親密的一種關系的終結。與此同時,數字化造就了另一種關系的可能性,即我們不再書寫文字,而是選擇字體。只不過,與西方的10萬種字體相比,漢字字體的選擇實在乏善可陳。雖說是有300套字庫,但大部分是吃老本,比如現在計算機上的楷體字就是來源于上世紀30年代的作品,宋體則是60年代上海印刷研究所的設計成果。字體設計師都是從各自的審美立場與從業經驗出發,試圖構建一種新的人與字的關系,重整漢字的秩序與美麗。可惜的是,現實還是讓我們失望了。有論者說,現代主義藝術或設計的發展伴隨著一種“去美”趨勢,去掉的是經典時代的美。這樣的話,實在是不美妙了。要知道,經典時代的美是崇尚裝飾意味、蘊涵敘事特性的,希望做到凡俗之人力所不及的個性和品位,現代主義則是有些相反,它是在“造物”,制造一種物質,所有人都可以消費,不分種族、階層,甚至不需要考量知識和道德上的水準。它追求的是方便與快捷,生產最大化。去美之后,漢字只剩下一個貧乏的框架。因為沒有歷史包袱,在這個骨架上再建構,反而變得更容易了——這或許是對當今對待文字書寫現實的最無奈的概括吧。

 

(作者系江陵中學黨委委員、紀委書記,中學語文高級教師)


 
版權所有:荊州市江陵中學,鄂ICP備17029726號-1 技術支持:荊州新聞網
地址:荊州市荊州區荊北路67號,郵編:434020,電話:0716-8442118,QQ:137308262,289503636
鄂公網安備 42100302000066號
手机青青在线观看国产,阿v在线看片免费观看视频,天天鲁在视频在线观看,av免费网站不卡观看,伊人大香 蕉75在线观看